首页 / 最新资讯 / 新闻中心 / 公司新闻
郭广昌对谈黑石主席披露成功的秘密:有一件事你要做到极

郭广昌对谈黑石主席披露成功的秘密:有一件事你要做到极致!


 

4月20日,在美国纽约第八届中美商业领袖圆桌会议中,上演了一场中美投资“教父”的顶级对话——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对话美国黑石集团创始人兼主席苏世民。郭同学大家都非常熟悉,就不多介绍了;苏世民先生是美国顶尖级的投资家,目前也是特朗普政府的战略与政策论坛主席。近年来,他致力于推动中美经济文化交流,在清华大学创立苏世民书院,培养既有全球眼光又了解中国的精英人才。

这次商业领袖峰会,是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台后首次举办的中美经济领袖对话。郭同学代表中国民营企业工作者,和苏世民先生进行了深入交流。话题涉及黑石和复星的成功之道、中美贸易问题、企业家精神以及个人爱好等等;郭广昌在现场还对美国企业家提出了“Make with China”即“和中国一起创造”的提议,得到在座中美企业家的高度认可。对话思想火花四溅,既有观点的互动和交锋,也有轻松幽默的调侃,内容精彩不容错过,今天在这里发表的是对话的上半部分。


中美之间不太可能发生贸易战
 

郭广昌:首先要感谢苏世民先生。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我一定要说一下,他的中文名是老外里中国名字取得最好的。今天对他是最忙的一天——公司要公布一季度业绩报告,让我们再次热烈感谢他的到来。

大家对黑石应该都很熟悉了,有一本很有名的书叫《资本之王》,写的就是黑石30年的成功。

但我觉得书写出来后就变成故事,往往不大可信。今天可以当面跟他对话,了解一些真实的信息。所以我的第一问题是,这次美国选举之前,特朗普说了很多关于贸易战的话,未来中美之间到底会不会发生贸易战?在座各位都是企业家,对这个问题都非常好奇。

苏世民:中美之间不太可能发生贸易战,双方有太多的共同利益,但也存在很大的贸易逆差——我估计大约在3500亿美元,在往4000亿美元发展。这个逆差非常大。

我想两个国家对此都很敏感,需要使这种关系正常化。我们会找到一种互相合作且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,中美人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两国会找到办法的,这关系到我们的长远利益。

郭广昌:是的,我觉得中国政府可能会加大对美国商品的进口,减少中美贸易的逆差,也会有更大程度的开放,包括对美国服务业的开放。但很多中国人都会对美国有一个问题:我想买美国更多的东西,包括高科技产品,但是美国的高科技对中国却不开放,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?您怎么说服总统未来对中国更好一点?因为您是美国战略与政策论坛主席嘛!

苏世民:幸好我不是为美国政府全职工作,我在黑石做得很开心。这些问题我要仔细研究,至少在美国方面,有想要真正进入中国市场的意愿。现在我们还无法轻易进入中国市场,但中国可以进入美国市场的大多数领域,除了郭先生刚刚提到的高科技领域外。大家只是希望互惠,或者平等。在此基础上,两国应当用最好的产品、最好的服务进行竞争,这很可能会逐步发展到其他领域。

我想这种情况以后会逐渐改善。由于两个国家之间市场准入的差异,在这个几乎是唯一对中国进行限制的领域,想要开放就变得非常困难。因此我想,问题得到圆满解决,还要一些时间。如果在一个地方做到公平,那么在其他地方就会有公平。
 



 

黑石投资成功的秘密:“不要亏钱”
 

郭广昌:我觉得对中国的经济,我们还是很有信心,GDP应该会有每年6%以上的增长。所以对黑石也好,或者是对TPG也好,这都是巨大的商机。还是谈谈商业吧,很多朋友对“黑石”这个名字很感兴趣,为什么叫黑石?这个名字很酷。黑石30年成功的投资更是一个神话,能不能给大家分享一下您的秘密?

苏世民:其中一个秘密,就是不要亏钱。要知道,当你做出一个决定时,可能会发生三件事:你可能挣钱;可能不挣钱;也可能亏钱。我始终认为,首先必须关注结果。这里有许多人都是成功创业的企业家,包括复星——当今世上最著名的公司之一。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:企业家精神。我想要说明的是,不是企业家的人认为企业家就像我们一样,事实上正好相反。

我们只是在努力做着我们认为会获得巨大成功、同时下行风险有限的事。我们有条不紊地做事,会花很多时间评估哪些可能会出问题。有太多事情会有无价值的成果,即使那样可以赚很多钱,我们也不会去做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我不喜欢……

要保持非常高的风险规避标准,只有发现损失几率很低的时候才会出手,而且要一直这样做。你要亲自做决策。

当然,在美国,如果你无所作为就想获得成功,那不可能。公司高层管理者的工作不是事无巨细什么都做,而是确保任何决策都处在非常高的标准。每个人都一起参与讨论,从高层级别的管理者到年轻人,每个决定对于每个人都是学习。如果你开展业务,你会获得很高的忠诚度,你会获得工作激情,每个人都会有很好的业绩。
 



 

做企业要像老司机
 

郭广昌:刚才苏先生讲的话,我也很有感受。对于投资,中国企业因为这30年都比较成功,所以更多会看到向上的Potential(潜力),而很少看到下行的风险。其实真正投资成功的,都是把下行风险管理得更好的。巴菲特在给股东的信里面,每次都要提到怎样不输,怎样控制下行风险,这可能是更重要的。就像开车,新司机老是想开快一点,老司机考虑的是开稳一点。但我还是要问一个问题,苏先生您觉得同样做投资,这30年里您哪些方面做得比TPG(德太投资,世界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之一)更好,哪些方面觉得它能超过您?

苏世民:在回答这个问题前说一句,我认为投资成功还有一个标准,就是不睡觉。如果你工作更加努力、忧虑更多、不断找出可能出问题的地方并加以避免,你会做得更好。因此,如果你睡得更少,你会有更多时间来思考这些事。

TPG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发展历程,他们在私募股权领域进行交易。他们的风险比我们高。但尽管承担了那样的风险,他们还是获得非常大的成功。因此这是稍微不同的策略。David(德太投资创始人兼董事长)的本性充满好奇心,在创造和尝试新事物方面,他非常有眼光。他们在私募股权领域获得了许多中型高增长的机会。

黑石业务更加广泛,我们称之为另类投资领域。我们做私募股权,我们有世界上最大的房地产投资公司业务,我们有世界上最大的资金配置孵化系统,我们有最大的杠杆信贷业务,我们还有次级私募领域的其他特种业务类型。

我们在许多事情上采取不同的策略。我们拥有越多信息,我们成长越快,然后可以更好地作出决策。因为你可以看到不同地理区域、不同资产类别、类别内不同资产类型的模式。当你掌握了越来越多的信息,如果人员的才能相当,你应该会做得更好,不是因为你更加聪明,而是因为你可以获得更多信息。
 

打网球、射击、坐在海边看云
 

郭广昌:所以开车快和慢不仅仅是跟年纪有关,还跟个性有关。刚才您讲的企业家精神,睡得少一点,想得多一点。所以您70岁了,不好意思,说出您的年龄了。

苏世民:但是你不能累,因为累是不能接受的。如果你真地累了,那你不该从事这种工作。你需要很多动力、热情、好奇心、不屈精神,不管你喜不喜欢,这些是你可以控制的东西。

郭广昌:这个真的很难。又要很好地工作,又要不累,但年纪又越来越大,您是怎么做到的?

苏世民:方法是,你可以假装你没有变老。

郭广昌:请问您除了工作有没有什么活动啊,或者有什么爱好?

苏世民:我过去有很多爱好,但是事实是我越来越老了,过去我想尽可能地努力工作,但是现在我一直在睡觉,工作少了。

除了各种工作以外,我喜欢做的事有两三件。我喜欢打网球、射击运动,例如打鸟,我喜欢打空中的东西而不是地上的。(打地上的)似乎有点残忍,但是在空中,它们有更好的反抗机会。我还喜欢坐在海边,在法国、在佛罗里达州或者世界上的其他地方,只是看着海边的美景,起伏的水面、太阳、云朵,感受着海风,读一些有趣的东西,打打电话。这种感觉很棒。

我们需要一些有趣的东西。除了我做的许多其他事之外,这是三件我喜欢做的事情。

解决误解,第一步是真正了解它

郭广昌:本来我想给您推荐一个运动,可以让您在90岁的时候,让您跟现在看上去差不多,就是太极。这个运动真地非常好,我私下里在玩。那我们聊一点别的东西。您在中国还有一个事很有名气,就是捐清华大学一亿美元建了一个书院。能不能给我们讲讲这个项目,我们还有机会去学吗?现在中国企业家很喜欢搞学校,马云搞了一个湖畔大学,我也是校董之一。马化腾做了一个清华班,他做班长,我做常务班长。不知道在你这个项目里面,我们可以帮您做什么?

苏世民:实际上马云在湖畔大学第一天上课,就邀请我和他一起做老师。你们知道,马云是个很有趣的人。他说,好,我教3小时,休息15分钟然后你教两小时。我说,我要教什么呢?他说,你自己想。

班上每个人都会说英语。所以我站着两个小时开讲。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经历。

我选择在清华大学建立我的书院,是完全不同的情况。这更类似于世界奖学金,吸引全世界的人才来中国,来了解中国,发展成为未来的领导者。中国是对西方人有强烈吸引力的一个国家,他们只是没有机会来了解中国。书院开办第一年我们有110名学生,第二年129名,第三年140名,然后增加到每年200名学生。

启动这一项目的原因是,六年前当我产生这个想法时,我预见到,在西方政治上有一种被称为民粹主义的东西。在民粹主义中,你会对比你做得好的人不满。这是一位教授(说的),他研究了最近500年的世界强国和挑战国的形势,认为有75%的机会会出现挑战国与现任强国的竞争(即中国挑战美国)。我们必须做点事情缓解紧张形势。

我不知道那些事会不会很快发生。我们想做的就是组织一群来自全世界的优秀学生来了解中国、感受中国、见见中国的名人、也见见普通人。之后他们回到自己的国家,向自己的国家介绍中国。

我们选择这些学生,是因为他们是天生的领导者,希望他们未来成为影响者,成为决定他们所在国人民如何看待中国的人。

如果我们做好了这件事,全世界会有一万人真正了解中国、有朋友在中国、在中国认识导师或名人。他们可以帮助解释中国和他们国家对个别问题的看法。这些孩子真的很棒,他们来自世界上最好的学校。我们有非常有趣的甄选流程,包括面试,6名面试官一次面试一名学生。面试官包括政治家、教育家、媒体人、公司CEO等。我面试了许多人,我从来都不知道我要问什么。但我知道,我看到很有才华的人时,会抛开文件,忘掉简历,忘记他们的记录,只要跟他们谈话,你就可以看出来他们的特别之处——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人。

我们已经捐了5亿美元,这是我“求爷爷告奶奶”筹来的。我问了每个我认识的人,他们拒绝我,我等了一会,然后又回去。后来只要我走进房间,人们就跑掉了……

学生们想要认识人。他们是来学习的,在中国成为成功者是什么样子?他们怎么想的?应该如何向他们学习?这是学生们可以终身受用的礼物。所以让中国有成就的人坐在这里,
给学生讲些有意思的东西。这是你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。

 

成功者往往会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
 

郭广昌:听明白了,做学生您希望能够聪明。我说,我作为学生可能不够聪明,但是给钱是可以的。第二,我觉得苏先生在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,两国间需要更多的交流,更多的平台。苏先生提到民粹主义,其实中国有民粹主义,美国也不少,有时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我看到在美国批评中国最多的,都是那些没去过中国的人。现在您,包括总统先生对中国都比较熟悉了,我相信还是能找到很多共同语言。最后想问一下,对中国企业家到美国投资发展您有什么建议?您觉得企业家精神是什么?这也是给我们再上上课,我们没有机会去清华大学上三个小时课,您可以把主要精神在这里给我们讲一下。

苏世民:在座的有很多都是成功人士。要取得成功,就要对你要实现的目标确立一个愿景。如果你没有一个独特的愿景,只是模仿别人,那么,你再努力也不能获得真正的成功。

成功者往往会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。他们会非常认真地思考,为什么会看见这些东西,然后他们会全力以赴,不成功决不放弃。如果还没有成功,说明你需要调整战略,但绝对不要放弃。

想要取得成功并非易事。世人总是要求你成功,你必须对挫折做好心理准备,渡过各种难关。这就好比跑步,平时训练有素,到比赛中你就游刃有余了。

当然对于一路上的艰苦,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,但是要对你的目标有坚定的信念。如果你做到了,克服了重重障碍,你就可以做得相当好。

看看郭先生所创造的、实现的成功,复星很多业务都不在中国,这非常不容易。面对不同语言、文化,你会感到孤独。但你有自己的愿景,你希望为大家服务,做很多有意义的事,你就得为这个目标奋斗。

你告诉我们这并不稀奇。但你忍受了千辛万苦,最后成功了。愿景必须是真实的,而不是虚幻的白日梦。努力是无法想象出来的。
 

美国的企业家应该“make  with  China”
 

郭广昌:我觉得走了全球那么多地方,看了那么多世界各地的企业家,其实中国企业家的特质跟美国企业家是最相近的。刚才大家也听到勤奋、忍受痛苦、孤独,等等。这些都是企业家精神,对结果负责。这里有很多美国的企业,以前美国的企业到中国去,更多的是去做制造以及去中国市场做销售。我觉得现在应该是跟中国一起创造,“Make  with  China”。为什么呢?我们现在在做很多事,是跟美国一起研发,同时做研究,同时到市场去。中国有更便宜的研发人员,有巨大的市场,应该把这些资源更好地连接起来。这是中国的机会,也是美国的机会。我相信中美企业家有这种特质,很多理解是非常相似的,我们的话语是非常相似的,很容易沟通的。所以从苏先生身上,从黑石身上,我们学到很多。再次感谢苏先生,请您在对话结束前再说几句。

苏世民:90岁时成功的定义是什么?我认为是牙还没掉光。希望我们都能做到。我的祖父做到了,他晚上工作到很晚。我认为这种状态是很平常的。但我们也要学会享受,做运动,吃美食,祈求好运。不要一味埋头工作。

 


 

感谢给我这个机会与郭广昌先生对话!我最后想说,大家都知道,生活在中国是很有挑战的,因为中国发生的变化太多了。中国有很多让人取得成功的机会,因为没什么是一成不变的。中国有着领先世界的新想法、人工智能、技术创新等等。你们一直在中国生活,这让我很惊讶。世界其他地方的生活没有这种快速变化的节奏,而在中国这却稀松平常。这正是中国独特的竞争优势,你们自己甚至都没有意识到,因为你们就生活在这个国家。非常感谢。

 

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4018号